自從保姆那兒的小弟弟得到腸病毒之後,
我就一直很擔心宋小駿也會中標;
【5月13日】一整天都有注意他的狀況,
早上只有一直打噴啑,
直到晚上7、8點~
覺得他體溫好像有點高,
拿耳溫槍一量,
果然38.7發燒了,
不過他的活動力還是得好。
晚上早早讓他睡了,
一直擔心他的體溫,
隔一個小時就量一次都是38.5℃以上,
12點以前他睡的到好,
到了半夜就偶爾起來「唉」或「哭」一下。

【5月14日】清晨4:30宋小駿又一直翻來翻去,
一量40.2℃…
趕緊叫醒駿爸爸帶他去掛急診,
一出門體溫就降到38.6℃,
與駿爸爸商量了一下還是等天再帶去小兒科看好了,
因為我們很怕大醫院急診室的實習醫生。
後來回到家想餵他吃退燒藥,
可他就是不吃,
因為生氣了泡牛奶也不喝,
「盧」了快一個小時,
6:00他老兄竟然睡著了,
一睡就到9:00。
幫他泡了210㏄的牛奶,他一口氣喝完。
這其間他都是38.5~39.5℃體溫,
喝完沒多久發現他手怎麼冰冰的趕緊幫他加衣服,
加衣服的同時他也把牛奶全吐出來了,
接著當然是收拾善後幫他換衣服。

帶他去看醫生,
醫生說是扁桃線發炎,
我告訴他保姆那兒有個小孩得腸病毒,
醫生便仔細的檢查些久,
他說嘴巴沒破痛,
只是單純的扁桃線發炎而已,
會燒一天半。
因為當時的體溫太高(39.4℃),
護士幫宋小駿栓了栓劑;
回到家指著我的早餐宋說「麥吃麥吃」(這時已經11:00)
給他吃了一點之後,
趕緊煮粥讓他吃。
栓劑的作用直到下午4:00,
他又開始高燒精神不好,
給他吃了退燒藥也不見起色,
直到晚上8點多只好再栓栓劑了,
後來睡著後栓劑開始作用燒就退了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Kar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